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

寿山 55岁的王忠亮熟悉寿山一带大部分的矿洞地点,譬如与金狮公山相连、山形似粪桶的房垅岩洞,寿山村东北后方三公里的旗降洞,或者是高山右侧半山腰上的荔枝洞——洞口长着一棵野荔枝,洞中…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

寿山

55岁的王忠亮熟悉寿山一带大部分的矿洞地点,譬如与金狮公山相连、山形似粪桶的房垅岩洞,寿山村东北后方三公里的旗降洞,或者是高山右侧半山腰上的荔枝洞——洞口长着一棵野荔枝,洞中石质与荔枝肉相似,80年代他曾牵头开采,还拥有以自己名字(依亮)命名的矿洞。

就像是已经将旅游景点走过无数遍的导游,王忠亮对近百个大小寿山石矿洞轻车熟路,甚至清楚什么样的石头应该找哪位雕刻师雕刻。

但这项技能在寿山村里,并没有什么特别。先不说20世纪60年代寿山大队的首批开采者,与王忠亮一同长大的陈基、陈孔兴、张天平、王必金等人,打小跟随长辈进出山头,穿梭于矿洞中,从举灯打下手,到进入爆破现场处理石渣,进而参与新矿脉的发掘,他们在一线摸爬滚打,对寿山各个品种石的极为熟悉,都称得上得上是最了解寿山石的人之一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2

福州原产地寿山石鉴定机构专家研判中

如果你熟悉寿山村的历史,一定能明白寿山人对寿山石的感情。寿山一带的农耕只有一季,粮食不够,农民们便在农忙种田,农闲采石。到了60年代,农村实行集体所有制后,寿山石经营被禁止,仅由数十人组建开采大队,统一开采、保管、销售,开采者记工分发放工资,日子并不好过。

在王忠亮的童年记忆中,很长一段时间,寿山村都“穷得不得了”。村里的男青年到了适婚年龄却囊中羞涩,多选择“入赘”的形式成婚。直到改革开放后,寿山石的开采和经营逐渐被打开,寿山村因为寿山石,开始变得富裕起来。

于是,几乎是踩着80年代节点介入的“开采二代”们,以参与者的身份见证了寿山石和寿山村的转折时代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3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4
福州原产地寿山石鉴定机构专家研判中

二代

寿山村从不缺传奇故事,坊间流传的大多和田黄石有关。

无根而璞,无脉可寻的“石中之王”,沉积于一两米深的田地底层,几百年来,它如何珍贵难得、如何与帝王结缘的传说深入人心。王忠亮说,“挖田黄的确就是看运气,但寿山人和它的缘分是天生的。”

王忠亮人第一次挖到田黄是在17岁。当时他在父亲兄长的催促下出门碰运气,没有任何预告的,就在中坂的溪边挖到一块“很白很光滑”的石头。揣着石头村咨询长者后,确定了是重二两四(100g)的银裹金田黄石后,王忠亮的家人比他还要兴奋,“(在当时)值好几百块钱,一下子老婆本就有了。”

和王忠亮一样,陈孔兴、陈基、张天平、王必金、黄日福、林克煌都是寿山矿主世家接班人,十余岁起就在田黄溪和田里采挖田黄,对不同区域田黄石的特性和都摸得门清。其中,年长一些的陈孔兴是公认的田黄石“大户”,在前后30年间牵头开采了多个传奇田黄石,包括荣宝斋4275g的田黄石王,还有公认面世最大的的田黄——重约5000g的西园雅集。

就像从来不可能预知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能够找到田黄石,王忠亮这代人的父辈们,最初未曾料想到不温不火几十年的寿山石市场会全面爆发。

随着80寿山石开采进入鼎盛时期,一时间,荔枝洞石、松柏岭石、马背石、山秀园、大山石、鲎箕石……一众珍罕石种被发现,吸引着大批港台商人和外商。加上全国范围内的经济复苏和二级市场的推动,与寿山石有关的一切都像被按下了加速键。站在风口上,所有人都嗅到了商机,其中也包括了造假贩子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5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6

真假田黄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王忠亮也不会相信寿山石造假情况如此严重。

早在80年代,他带着寿山石北上,在北京开店寻找新商机。在跑市场的过程中,他发现北方的寿山石市场混沌复杂,寿山石名声在外,有店家以丹东石作为寿山石销售,靠忽悠获取暴利;更有人将寿山牛蛋石石皮磨成粉,以胶水混合之后模拟假造田黄石皮。从北京到深圳,王忠亮身处市场,看到前互联网时代下,信息的不对称和缺乏参考资料,让不少人着了道。

 

“什么值钱,什么就有造假。”寿山石研究学者王一帆很早就关注到寿山石造假情况。他发现,田黄石是造假重灾区,造假多发生在福建省之外,而且造假技术不断更新:60年代是仿冒阶段,以丹东石冒充寿山石;80年代,出现初级造假,以白色塑胶和寿山石粉压模合成;到了90年代,针对成分检测仪器,造假者选用与田黄石同个母矿的高山石进行染色、贴皮,还用硫酸腐蚀出沟壑和年代感,“很多人上当,甚至有人为此投入全部身家,最后血本无归。”

从北京到深圳,看得多了,王忠亮觉得特难受。一方面,作为寿山人,他们的人生轨迹因为寿山石而改变,情感遗存中始终对寿山石有着敬畏和感恩的部分。而作为商人,在王忠亮看来,一个弄虚作假的生意,带给消费者麻烦的生意,一定不会长远。

王忠亮清楚,寿山石圈子里想要守护寿山石这个品牌的人并不少,从文化打造入手到市场推广,各有建树,但是在寿山石鉴定环节,还是存在一定空白。如何发挥寿山人的优势,开诚布公的为寿山石说话?王忠亮想了很久,发现一切都指向成立鉴定中心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7
福州原产地寿山石鉴定机构位于晋安区祥美花园

原产地鉴定中心

 

想要成立鉴定中心,先要组建团队。

 

这并不是难事。尽管很多寿山人早已搬进了城市生活,但他们之间仍然保持着密切互动。这种凝聚力在寿山石以大队形式开采时就存在,每天晚上大家都会聚在一起,听进山的长辈分享矿脉信息和开采心得。

很快,王忠亮集合了数十位当年参与开采的石农组成团队,并聘请王一帆作为顾问,进行最后把关核准。可到了随后的申报审批环节,事情变得辗转起来。

在福州,想要拿到福建省质量检查技术监督局的资格认定,需要经过严格审批。不仅如此,王忠亮和团队是冲着最高标准去的——还要申请“寿山石雕”原产地地理标识,更是难上加难。

经过两年的反复审核认定,由“仪器检测、专家研判、权威核准”三个重要环节组成的鉴定环节获得认可。在以上三道关卡均确认无误的情况下,原产地寿山石鉴定机构中心将出具鉴定证书,并提供网站和微信两种方式验证证书真伪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8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9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0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1
福州原产地寿山石鉴定及机构掠影

2019年4月,原产地鉴定中心正式成立了。

 

起初是静悄悄的,没有什么特别的广告和宣传。王忠亮和团队想看看,原产地鉴定究竟在市场中有没有需求,也想试水在业界的反应。

 

“鉴定要找原产地”的消息不胫而走,最低200元起的鉴定收费标准,在行业内外的引起了一阵不小震动。三个月不到的功夫,已经有不少人带着自己的收藏的敲开鉴定中心的大门,还有专门从北京、内蒙等地驱车赶来的藏家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2
福州原产地寿山石鉴定及机构检测流程

检测的流程简单清晰:首先,由原产地专家判断是否为寿山石;其次,由专业地质人员出具检测报告;第三,权威专家进行把关核准。针对送鉴中难以决断或者是质量略大的田黄石,团队重要成员一定会开会讨论,多次研究,最终慎重下结论。

鉴定工作并没有想象中容易。成立短短的几个月,鉴定团队在收获各界认可的同时,也面临新的挑战。有人挑刺找茬、有人因为收到不如心理预期的鉴定结果而骂骂咧咧,也有人试图左右鉴定结果而施压。

 

“只要你是东西不对,我们是绝对不会开出证书的。”对于团队的鉴定能力和责任感,王忠亮特别有信心。

换一种方式守护寿山石,属于寿山人和寿山石的故事仍然在上演。

原产地鉴定机构部分鉴定专家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3

王忠亮1964年生,福州寿山村人,祖辈和父辈先后开采过善伯洞石、奇降石等寿山石矿洞。十余岁起就在田黄溪及田里采挖田黄石,牵头开采过荔枝洞石等矿洞,并有以其名(依亮)命名的荔枝石矿洞,并开办有全世界最具规模的民间寿山石收藏馆——贵安国石馆,现为中国寿山石文化发展研究会中心副主任、寿山国石文化研究会会长、中国贵安国石馆馆长等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4

王一帆1953年生,福州人,中国玉石雕大师,曾出版寿山石专著数十本,第一部省级官修寿山石志——《福建寿山石志》主要撰稿人和执行副主编,寿山石界少有的理论与实践皆精通的雕刻、文化大家。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5
陈基1978年生,福州寿山村人,祖辈是“高山油白洞石”的发现者、“元和洞都成坑”的开采者,外公是荔枝洞石开采者“老人帮”之一。很小就参与田黄的开采,后致力于寿山石文化推广,收藏有数十方经典田黄精品,以及明、清、民国时期寿山石精品。现为中国寿山石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、寿山国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、福州市三坊七巷寿山石馆馆长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6

陈孔兴1955年生,福州寿山村人,祖辈和父辈先后开采过高山石、马背石、都成坑石等寿山石矿洞以及田黄石。十余岁时就在田黄溪及田里采挖田黄石,是公认的田黄石“大户”,近30多年的几个传奇田黄石均由其牵头开采并销售,包括北京荣宝斋重为4275克的“田黄石王”、公认面世最大的田黄石重约5000克的《西园雅集》等。常年担任多家寿山石鉴定机构和寿山石拍卖机构的鉴定专家。现为寿山国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7

王必金1966年生,福州寿山村人,其曾祖父为艾叶绿矿的开采者,祖辈和父辈先后开采过银包金善伯洞石、奇降石等寿山石矿洞;其岳父(乳名红妹)是公认最早开采荔枝洞石的开矿人。十余岁起就在田黄溪及田里采挖田黄石,其后又先后在山东、上海及东南亚等地推广宣传寿山石,为传承寿山石文化作出很大贡献。现为寿山村村主任、寿山国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。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8
黄日福1964年生,福州寿山村人,祖辈和父辈开采过善伯洞石、奇降石等寿山石矿洞。十余岁时就在田黄溪及田里采挖田黄石,1985年起牵头或参与开采过四股四石、坑头石、奇降石、松伯岭石、二号矿石等多个矿洞,擅长田黄石等各品种寿山石鉴定,以及搜寻寿山石的矿脉走向等。现为寿山国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。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19
林克煌1968年生,福州寿山村人,祖辈和父辈先后开采过奇降石、高山石等多个矿洞。十余岁时就在田黄溪及田里采挖田黄石,1986年参股介入寿山石开采,先后开采过四股四石、荔枝洞石、马背石等多个矿洞。现为福州市晋安寿山国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20

黄日义1971年出生,寿山村人,初中文化。

寿山石鉴定中心背后:一群寿山人的守与护21

张尔财1968年生,福州宦溪镇垅头村人,自幼接触寿山石中的芙蓉石。上世纪90年代起介入寿山石推广,先后牵头参与多个芙蓉石矿洞的开采,近20年来的经典芙蓉石大多出自其开采或购买的原石中,被认为近20年对芙蓉石推广贡献较大的少数人之一。现为福州市晋安寿山国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。

福州原产地寿山石鉴定

鉴定时间

9:00—12:00(周一至周五)

14:00—17:00(周一至周五)

鉴定地点

祥美花园A座2005

(福州市六一中路333号)

联系电话

0591—83202153

验证网站

www.fzycdsssjd.com

 

为您推荐

国石之家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106034999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019520195@qq.com

工作时间:24小时客服在线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